這是轉貼自陳安儀的筆下人生中的文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~台傭阿宏~~


 


雜誌編輯傳來下一期的主題:「現代好爸爸。」


 


我看了,真箇是哭笑不得。


 


很多時候,我不只覺得我像「單親媽媽」,更覺得孩子根本就是我一個人生的。孩子的爸爸除了提供精子之外,實在不知道他跟隔壁老王有何不同。


 


出門前,我估計回家的時間已經無法幫孩子檢查功課,因此打電話交代她爸爸幫忙檢查作業、簽聯絡簿。深夜,我拖著一身疲累回到家,坐在餐桌前想吃點東西,順便翻看一下女兒的聯絡本。結果,看到聯絡簿上有一項「英文考卷訂簽」,我好奇孩子考得如何,因此把考卷翻出來看。這一看,就是個完全傻眼:沒簽名,錯誤的地方也沒有訂正。


 


於是半夜三點才上床的我,只好隔天六點半起來陪女兒訂正考卷。我問她爸爸:「為什麼沒有教導孩子訂正考卷、簽名?」


 


他竟回答我:「妳不是叫我看功課嗎?我檢查過了,她功課都做完了!」


 


對!「訂簽考卷」不在「功課」範圍內,我沒有交代,所以不關他的事。


 


我忍不住心頭火起:「對!她不是你的女兒,她考零鴨蛋也不關你的事。從今天開始,她叫你叔叔!你把戶口名簿給我,明天起我去讓她改姓陳。」


 


這位「叔叔」妙事還很多。他兒子有氣喘,每天晚上固定要吃錠劑;女兒在治療假性近視,睡前要點眼藥水。


 


我工作到半夜回家,看到他坐在電腦前很輕鬆。兩個小傢伙都入睡了。我問:「藥吃了嗎?」


「沒有。」


 


「眼藥水點了嗎?」


「忘了。」


 


「今天他們刷牙了沒?」


「不知道。你又沒有交代我。」


 


「對!我沒有交代你。他們是隔壁老王的孩子,隔壁老王應該要來幫忙盯他們,提醒他們每天睡覺前固定要做的事才對!」


 


他答應改進。




確實,有改進。那一陣子在我忙「媽媽PLAY」晚上晚回家的時刻,他每天都記得給孩子吃藥、點眼藥、盯他們刷牙。看起來,「叔叔」比隔壁老王似乎是強了點。但好景不長,有一晚,我回家時,他向我報告:


 


「ㄟ,妳兒子的藥吃完了!女兒的藥水點完了喔。還有,他們的牙膏沒有了!」


 


我看著他半分鐘。「很好!你從『隔壁老王』,進步到『台傭阿宏』了!」


 


拜託!那個小孩不也是你兒子嗎?他吃藥是為了控制氣喘,藥沒有了,你難道不會擔心,他氣喘發作時很痛苦?你不能夠早點兒下班帶他去看病、拿藥?那個女生不是你女兒嗎?治療假性近視的藥水點完了,要去複檢,看看視力有沒有進步,你難道不想知道你女兒的眼睛有沒有問題、需要進一步治療嗎?這些不是爸爸也應該關心的事嗎?難道,我交代你就做、沒交代你就不做,那你跟「台傭阿宏」有何不同?


 


「台傭阿宏」最起碼還知道巷口的便利商店,就有賣兒童牙膏了咧!


 


我氣得一句話都不想講。他竟還皺著眉頭對我說:「ㄟ,對了,我們家的洗手台水不通耶!」


 


我氣極而笑:「是啊!你告訴我之後,洗手台不知道怎樣,它就會通了耶!我真是比通樂還厲害!」


 


男人的腦袋構造不知道是哪裡出了毛病。


他對於有幾天沒有上床做愛這件事記得很清楚,但絕對記不得幾號該繳給妳家用錢;


他對於電腦下載新程式要花幾分鐘瞭解的很清楚,但絕對記不得幾個小時後該幫寶寶餵奶?


他對於八千塊一雙的鞋子出手很大方,但對於你多給買一件800塊的外套,就不屑的批評:「又亂買!」


他對於填飽自己的肚子很主動,但永遠不記得幫在家裡忙碌的妻兒多帶一份食物。


他對於妳幾點鐘回家很在意,但他對於自己下班後去哪裡卻很神秘。


沒事時,他一天打好幾個電話;有事時,他的手機卻隻隻不通。


他有選擇性失聰:孩子的哭聲再大聲都聽不到;但手機就算塞在棉被裡,一響卻立刻跳起來去接!


他有選擇性失蹤:每當孩子問:「爸爸呢?」他不是待在陽台抽煙,就是躲在浴室大便。


很奇怪的是,你有事情要請他幫忙時,他都正在看一個重要的信件或是講一個重要的電話。


他可以請假去和朋友瞎打屁講千年冷笑話,但是學校班親會的當天,他一定都很忙,絕對不能請假。


當你的工作很成功、很忙時,他抱怨妳都不再家陪他;但當他工作很忙、不能在家陪妳時,妳的抱怨就是「不識大體、不體諒先生。」


 


雖然台灣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職業婦女,女人跟男人的就業率幾乎一樣高;但,每當孩子生病,請假陪孩子看醫生的;學校有事、要陪孩子參加學校活動的;下班後要回家煮飯、照顧公婆的,卻都是媽媽居多。


 


有一次,我去上于美人的節目,于美人在後台喟嘆:「奇怪,男人做爸爸都不會有問題的嗎?為什麼參加學校親子座談的,都是媽媽呢?」


我說:「那不是因為男人比較厲害,那是因為男人不覺得孩子是他的問題!」


 


我昨天錄影到深夜。「台傭阿宏」今天早上起來,把電腦搬到樓下去,一邊煮泡麵給孩子吃,一邊繼續上他的網。下午我起床,看了一下,月考考卷又沒訂正、聯絡簿也沒簽。我問他:為什麼整個上午,不叫女兒訂正考卷?他說:「她說她都弄好了啊!」


 


我火大:「究竟她是你爸,還是你是她爸?啊!對不起,我忘了你只是『台傭阿宏』,不是她爸。」


 


女兒8歲,「台傭阿宏」40歲。為什麼一個40歲的男人卻老聽一個8歲小孩的話?


 


台傭阿宏還再繼續分辯:「ㄟ!我很辛苦耶!早上起來我幫你煮麵給他們吃、還幫你吸地板、折衣服,妳還挑剔!」


 


「你『幫』我?喔!對了!我忘了你不住在這個家裡,你只是『台傭阿宏』。」


 


台傭阿宏終於閉嘴。


 


除此之外,「台傭阿宏」有些很奇怪的毛病。


 


他可以每天自己穿的帥帥,然後給兒子穿橫條紋配直條紋,或是橘褲子配橘衣服,讓他看起來像個囚犯或是一顆橘子。


 


他可以給小孩洗完澡,然後沒有換內褲。


 


他永遠不記得幫女兒洗頭。


 


他把衣服折了之後就亂塞,以致於櫃門一開,衣服就整落、整落的掉下來。


 


他永遠分不清上衣跟褲子,女兒跟太太的也會搞錯。更不用說一家大小的襪子,誰是誰,從來沒弄對過。




除了滑鼠跟遙控器,家裡其他東西在哪裡,通通都找不到。


 


奇怪,我們不是同樣生活在一個家裡嗎?為什麼這些事,我卻要比你清楚很多?


奇怪,我們不是都同樣的年齡嗎?為什麼我做的事比你多很多,腦子卻也比你清楚很多?


 


臨睡前,我塞了一堆減肥漢方給他,瞄一眼他那將近80公斤、可怕的大肚子。「喏!昨天廠商給的。每天晚餐前吃一顆。」


台傭阿宏說:「怎麼沒有包裝?」


「展示用的,沒有包裝盒。」


「以我們目前緊張的關係,我懷疑你有毒死我的意圖。」他說。


我嘆了一口氣。


「如果可以,我真的蠻想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gie 的頭像
maggie

maggie

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