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轉貼自陳安儀的筆下人生中的文章


這是轉貼自陳安儀的筆下人生中的文章













阿宏的神蹟 



寫完「台傭阿宏」之後,阿宏備受歡迎,很多認識我們夫妻的人,至此都很同情他,為他喊冤,覺得我這個老婆不但心腸壞、筆也壞,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


 


不過,始料未及的是,阿宏倒是發揮他一貫「沈默就是最好的抗議」精神,拿出他當年追我時「死纏爛打百折不撓的毅力」,一句話也不吭,含淚接受了「台傭阿宏」的稱號,開始默默的往「爸爸阿宏」的路上緩緩前進。


 


這一路,雖然有如蝸牛漫步、偶爾也會窒礙難行,不過一個月來,倒也看出了一些成效。


 


由於我白天要錄影、顧店、陪伴小孩,晚上要上課、寫稿、準備白天工作所需的資料,所以我每天幾乎都是凌晨4、5點上床,睡一個多小時之後在6點20再度起身叫女兒起床、幫她梳頭,之後再回頭睡到中午左右,接著就開始一天的工作。平常,早上女兒上學、中午放學大多都是婆婆幫忙接送,不過遇到下雨、天氣寒冷、或是婆婆外出旅行時,我就會格外辛苦,要撐著精神開車出門,所以好幾次我累到在紅綠燈前睡著,車子滑動,竟撞到前面的車子而不自知!


 


然而,阿宏是啥事不管的。每每我6:20入睡,早上9:00還會被他的鬧鐘再吵醒一次,因為他老太爺睡得呼呼作響,鬧鐘調好是為了叫醒「我」好叫他起床。而晚上他老爺回到家,也是啥事不管的,吃吃宵夜(他回家通常都是九點以後)、抽抽煙,連一根筷子都不洗。我去洗碗,他還會勸我:「妳別洗!妳別洗,我媽會洗!」好似把我婆婆「賣」給了我,我應當「不用白不用」才是。


 


宵夜之後,我經常戲稱,我家也有個朱自清筆下偉大的父親「背影」,只不過我家的「背影」,不是跨越月台去買橘子、令人感動不已的「背影」;而是常年坐在電腦、電視螢光幕前,孩子只看得到背面的「背影」。所以,孩子對他的「正面」很「不熟」,只要是爸爸要給他們洗澡、講故事、穿衣服,通通都不要,尖叫大哭兼而有之,恐懼的行徑彷彿看到夜叉鬼!於是,我回家後,往往還要面對沒洗澡、聯絡簿沒簽的小孩兩枚,滿床婆婆幫忙收下來未疊的衣服、以及餐桌上未收的碗筷、滿屋子髒亂。這在種狀況下,我不但像個假性單親媽媽,大概跟個真的失婚婦女也差不多。


 


家是夫妻共有的。這話我講過一次、兩次、三次。我不想「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乾」,講過、吵過都沒用後,我乾脆選擇自己的方式過活。幸好我這個人啥本領沒有,自己過得好的本領倒還挺不錯的,反正我自己賺、養孩子跟養自己不成問題,那麼我也就樂當自己是個單身女郎:沒有「希望」就沒有「失望」;沒有「要求」就看不見那個「渾球」;於是,我開始催眠我自己:多個趕不出去的室友,也沒什麼好生氣的;退一步想想,至少,電腦壞掉時,有個免費的修理工也算是賺到了啦!




所以,去年以來,夫妻關係降到冰點。我每天依然漂漂亮亮出門,快快樂樂回家,真正做到不聞、不問。反正,能少看他一眼,我就盡量看看別的地方。喂!聽說你家阿宏找到新工作了。做什麼啊?對不起,我不知道。公司電話多少?對不起,我不知道。他公司在哪兒?對不起,我也不知道。他薪水多少?粉抱歉,只要每個月「宿舍費」(房貸)按時繳來,其他,嘿嘿,我也通通不知道、也不想知道!


 


每天晚上,我想著別的男人入睡;每天早上,我在不同的春夢中醒來。反正作作夢也不犯法,假日出遊多個「司機」,晚上睡覺多個「室友」,唯一的功能就是強盜跟小偷不會跑進來,倒也聊勝於無。


 


就這樣過了近一年。「室友」阿宏左瞧瞧、右瞧瞧,覺得苗頭不太對。


 


「你有男朋友了嗎?」他問的很乾脆。


 


「還沒有交到。」我也答得很爽快。


 


於是,本月初的某一天,他鄭重發表感言。他說:「我覺得你不愛我了。」


 


「嗯!你說的很對。」我也很鄭重的點頭附議。


 


他楞楞的看著我說:「ㄟ,從明天開始,早上我起來送小孩。然後,我上班前就有時間幫忙做家事了。」


 


嘩!我微笑,比比大拇指。「很好!加油!你還可以去慢跑,把你的大肥肚減一下。」


 


開玩笑。我認識你15年了,憑我的聰明,上過一次當,你當我還會上第二次嗎?


 


第二天,我照常早上起來給女兒梳頭,接著倒回床上繼續睡。


 


不料,中午起床下樓後,「神蹟」發生了!


我婆婆一臉稀奇的對我說:「咦,你家老公被雷劈到了喔!今天早上起來送小孩上學,還回來吸地板耶!」


 


晚上我回到家,阿宏端坐衣服堆中,正在疊衣服。


 


上週末,更稀奇的事情發生了!他帶著因我沒空而一直拖延著許久沒理髮的兒子出門,回家時,兒子居然變成了一個平頭小子!阿宏說:「ㄟ,他頭髮太長了!我今天在天母看到100元的剪髮店,順便帶他去理髮!」


 


「神蹟」還在不斷的繼續發生著。


 


我下午回到家走進書房時,他的書桌竟然------看得到白色的桌面了!(從前,他的桌子是看不到「桌面」、也看不到「桌腳」的,我講一百次也沒有用。)女兒房間和我們主臥的的除濕機自動打開了、我昨天掃地用的除塵紙拖把也已經清理乾淨放在一邊。


 


「你有看到我整理書桌了嗎?」受到不知道哪尊神感召後的阿宏問。




「有。」赫!這麼大一塊空地空出來,如果沒看到,那我真是雙眼都瞎了!


 


神蹟」不只在兒子身上,女兒身上也有。


 


女兒放學後跟我報告:「媽,爸爸今天早上煎蛋、火腿夾饅頭給我吃,蛋裡面有加蔥喔,很好吃!」


 


哇ㄨ!


 


 


我至今仍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。


 


但,這全都比不上我今晚回家時,竟聽到阿宏叫他兒子:「去幫我拿抽屜那個藍色的罐子來!」更加驚訝。當他拿起我平日常用的藍色罐子後,我剎時懷疑這是我眼睛瞎掉之前的另一項幻覺:我竟看到阿宏拿起針---線---盒,準備縫合那個坍遢了幾個月、我補過一次又壞掉的露營用行動碗籃!


 


最離奇的是,他竟然在我走過去觀察「神蹟」時,抬頭問我:「妳教我縫褲管好不好?」




誰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?


我真的不記得我有這麼虔誠的禱告。


我想,接下來我可以上「好消息」頻道的節目了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gie 的頭像
maggie

maggie

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0)

發表留言